Tokyo

把酒執劍,歸來少年。

查无此人(03)

Chapter 3


叶修是从来不喝咖啡的,这是蓝河之后才知道的。

与喜好无关,只因他不需要也不能。

蓝河在蓝雨待的时间也有一个多月,作息和黄少天同步,兴欣则是起床和就寝都提前了一刻钟,这点时差蓝河还是倒得过来的。叶修把方锐叫过来,笑容灿烂:“小方啊,现在是你为团队贡献的时候了……”

方锐当然清楚叶修一贯的套路,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。”

“啧,真是伤人啊。”叶修装模作样地叹息一声,“没啥,就是想让你帮我打个架。”

方锐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。打架?他哪天要是能狡猾过叶修就不错了,帮他打架?怕不是疯了。

叶修把一旁仍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有一场架要打对蓝河拉过来,“就是他。”

方锐一开始真没太在意,叶修不可能是因为什么正经事找他,估计也就凑个热闹,于是就在十脸懵逼中开打了。然而,下一秒方锐就真的蒙了——

好快!

太快了,蓝河的力量不能说突出,在方锐几年军旅生涯中不是没见过力量大得吓人的,甚至比蓝河凶残的有不少。可是像蓝河这样,快得离谱而且变态的,他是第一次见。

在方锐以他最快速度踢出的一腿毫无疑问地被躲开之后,蓝河的表现无疑让人惊讶——他的身体以惊人的柔韧度弯成了一个夸张的弧度,躲过了这次攻击,并且几乎在躲过的同一时间,反击亦至!

蓝河迅速弹起,小腿狠狠撞上了方锐的后腰,右手反扳住他的肩膀,竟是险些将他格挡在地。方锐向来会用巧劲,在正式入伍前练习过柔道,此时手也径直贴向蓝河手臂,只需时机合适,他这一动就能把蓝河的胳膊卸下来。

蓝河刚要闪身,叶修立刻出手,握住蓝河的脚腕,左手挡住了方锐的胳膊,“停!”

叶修的手白皙、修长又格外漂亮,单手差不多也能握住蓝河的脚腕。他借力扶住蓝河的肩膀,让蓝河稳稳站在地面上,才开口道:“哎哎哎这是友好的切磋,怎么着还发狠了不是?”

“放屁。”方锐没瞅他,死死地盯紧了蓝河的脸,“这叫切磋?这叫新人?我靠蓝河小兄弟,你难道从小就在军营里长大?不然……”

叶修啧了一声,“我跟你说,要不是你跟我混了这么多年,有一个良好榜样带动,刚才你还真就不一定差点赢了蓝河。”

他语气是不太正经,可是方锐是真的知道,叶修从来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。真正让方锐感到沉重的,是一个新人能有这样的实力——虽然他还是差一点就赢了,这个蓝河肯定不简单。他练的是柔道不假,可他的柔道向来以变化多端、诡谲无比而为人熟知,说的简单点儿就是走猥琐风。别的他可能看不出来,但蓝河能在他手下走过这几招,还不能说明什么吗?

叶修也是兴欣鼎鼎有名的人物,便是在嘉世,提起他多少也能让人在愤恨之余露出一点谨慎防备的神情。就这么一会儿,他也早已看出蓝河究竟是个怎样的角色了。天下武功唯快不破,蓝河的速度无疑是很大的优势。想要拥有这样的速度,说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新人,就是叶修也不信。

说是天赋也太离谱,叶修不知道什么样的爹妈能有这么个天才儿子。方锐很吃惊不假,但叶修明显淡定多了,出来混军队的哪个没经历过点儿大风大浪,让他真正在意的是蓝河的过去。

从黄少天的语气来看,蓝河的确是一个不明人物。蓝雨方面承认他是自己人,可连军中数一数二的黄少都不了解,这人究竟有什么秘密?到底是怎样的过去,才让他有这样的身体素质和能力。

叶修眯了眯眼,打了个哈哈:“行了行了,友谊第一比赛第二,方锐你带蓝河去A1训练场找一下魏琛,带着他练练。那什么,我找沐橙还有点事,你们聊啊我走了。”

不带走一片云彩地立刻走了。

方锐忍不住要骂人了:这还聊什么啊聊!

叶修半路上碰见了唐柔,唐柔看他深色凝重,一把拉住他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叶修摇头,“嗨,没啥,我和包子打赌输钱了算不算事儿?”

唐柔不说话,只是看着他,带着不容置疑的神色,就等着叶修把话说完。她当然知道叶修这个心脏不肯乖乖说实话,就从气势上压倒对方,这是魏琛说的那个……心理战术,对,虽然是花拳绣腿,但偶尔试试说不定有出其不意的作用。

“……你看我干嘛?”叶修装作什么也不知道,试图做最后的反抗。

“有时候我真不明白你想干什么,你要是有事难道还能瞒得过大家?”唐柔说话一向毫不客气,一针见血,堵得叶修无话可说。

叶修叹气,“新来了个人,蓝河,你知道吧?”

唐柔点头,“他来历不明,本来我们不该接受的,但我相信蓝雨不会平白无故派来个人,魏琛……”

“现在就是,蓝河这个人我看不透,他都不知道是个多妖孽的存在。最关键的是,我觉得他可能跟我还有点关系,没法放着不管。”

唐柔点点头,走了。

这是个叶修也不知道答案的问题,身前哪管身后事,这不是她需要担心的。

唐柔相信叶修。

叶修晃悠着就到了练习场。蓝河速度快,魏琛估计会先安排个体能训练然后收起受惊的下巴,活像个没见过世面的,听到蓝河是蓝雨的估计又会得意一会儿。再然后估计试试射击?不过蓝河的优势主要还是那种类似柔术却不尽相同的本事,更适合冷兵器。

赶明儿要是去做个杀手什么的,绝对是来无影去无踪。

蓝河看似是个不爱说话的人,实际上交流下来看得出还是个很跳脱的人,叶修觉得他挺有意思的。

训练场上传来枪声,叶修看见蓝河随手摘下来防风镜,那样子潇洒好看得很。






竟然,是弹无虚发。





TBC

烦死哦写好了查无此人没法投

舞台上的你是闪闪发光的
吸引人注意
温柔的嗓音和动听的歌曲
夏夜的诗歌 和你

柔软的白色衬衫
深夜里读书的你
就像是白日里一杯冰凉的汽水
又像是入夜后温柔的星

花好月圆、美满如璧,好像都得瞎猫碰死耗子,人间深情只有那么少的一点,疯子拿去一些,傻子拿去一些,剩下的寥寥无几,怎么够分?

第十八本预售的书今天终于到了,突然有了种仪式感。
啊,已经到第十八本了吗这种感觉。
很长很长的路。

查无此人(2)

Chapter 2



“小蓝啊,你家是哪里的?”


蓝河猛然抬头,眼神飘忽了一下,又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开口道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
叶修的手指关节都有些僵硬了,他的目光一瞬间变得阴沉了不少,几乎是有些急切地探头过来,“那你知不知道你的父母……”


“叶哥,”蓝河眨了眨眼,“我的心里安全距离,可是100厘米呀。”


叶修这才反应过来,此时的他们,离得未免太近了些。几乎已经到了耳鬓厮磨的程度,如果是个姑娘,现在应该已经脸红了。叶修打了个哈哈,重新退回到原来的位置,“不好意思哈小蓝,你也知道队里好看的人不多,好不容易见到个长得不错的,一不留神就看呆了。”



从蓝雨到兴欣的训练基地,最快也至少需要三个小时。中途叶修让蓝河闷了一觉,自己则是一言不发看了几个小时的风景。醒来之后蓝河第一件事情是问叶修:“你们那边可以打游戏吗?”


叶修经常偷摸混网打游戏,所以回答起来得心应手:“可以,不过有上网时限,回去让方锐给你弄一下,避免别人用网络定位。”


“方锐?”蓝河道,“我不认识你那边的人啊。”


“方锐就是那个什么,”叶修眯眼,“废物点心。”


“等你来兴欣了,我第一时间跟你介绍介绍。对了小蓝,你体术怎么样?”


蓝河想了想,“还可以吧,不过黄少说不错,那就是不错。”


叶修撇了撇嘴,语气有些不满和调侃的意味,“你那么信任黄少天?莫不成是他的迷弟?回去之后我找个人跟你打,我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
蓝河紧张地咽了一下,叶修话语中对黄少天的不爽,或者是对他总是提及黄少天的不爽,傻子都能听出来了。他想开口挽回点什么,越野车却忽然停了下来,叶修反手打开了车门。


“到了。”


蓝河马上滚下车座,背起了自己的背包。


叶修扶了他一把,不急不慢地道:“车在这里就不能继续往下开了,剩下的路只能步行。没问题吧?”


“没问题!”蓝河再三保证,加快了速度跟上叶修的步伐。



等兴欣的训练基地已经出现在视野之内时,天已经有些暗了,叶修领着蓝河七拐八绕,总算到了。准备进入时,守卫先确认了叶修的身份证明,叶修又说明了蓝河的身份,这才放行。这还没完,扫描了虹膜才能进基地,蓝河就这么懵懂地被叶修拉着护在怀里,办了个临时通行证才进去。


“陈老板!”叶修探头道,“来,给他录个虹膜通行。”


“这是蓝雨来的新人?”陈果脸上是亲切的笑容,“你好,蓝河,我是陈果。”


“你好……不过为什么叫陈老板啊?”


叶修捧着一杯热水,让几个人拿了两个人的行李。“她是兴欣的队医,收留过我一段时间,就给她一个名存实亡的老板称号。”


“胡咧咧什么啊你,”陈果一翻白眼,“就你能耐是吧?告诉你我这一针下去你能半身不遂知道吗?”说完还威胁性地挥了挥手中的针管。


蓝河讪笑两声,一个青年走了过来。


“这个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废物点心小方锐,以后上网跳墙全找他。哎呀当初队里把他挖过来纯粹是因为苦逼的上网时限,有了他除了黑进总局系统步行其他都没啥。”叶修一把拦住了往前走的方锐,无视了后者青筋暴跳的额角。


“滚!”方锐暴跳如雷。

“……他数学也不错是吧?还给他小侄子辅导过一阵数学……”叶修平地继续说。


叶修忽然转过头来,“而且啊小蓝,你来兴欣比蓝雨幸运多了。知道为什么吗?兴欣这儿算上陈老板还有三个妹子,这是部队的有限资源。不像蓝雨,整个儿就是一和尚庙,都超凡脱俗了。”


蓝河弱弱地开口:“叶哥……你这么说真的好吗?”


“有限资源”苏沐橙已经在旁边看戏似的看完了全程,啼笑皆非道:“等会儿啊叶修,队里临时腾不出来地儿给特种部队成员住了,你看……”


叶修满不在乎地一摆手,“这有什么,我那间不是才住了我一个人吗,搬过去张床就可以了,又不是VIP房间。”


说完一揽蓝河的肩膀,道:



“走吧,跟着你叶哥一起住。”



叶修和蓝河回到兴欣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折腾了一会儿天更是黑尽了。蓝河在车上睡了一觉,不大困,就挺尸在床铺上。想了好半天,才开口问:“叶——叶哥,你能跟我说说兴欣的成员都是做什么的吗?”


“啊?蓝雨没跟你说?”叶修故作夸张地喊,换来了后者不信任的一个白眼。“按照惯例咱先说‘有限资源’。”


“陈果你是知道的,是队医,其实她实力不错的,虽然完全看不出来。苏沐橙是狙击手,啧啧啧,这个人啊真是不好惹的,小心被一枪爆头了。还有就是唐柔,我的妈——”叶修夸张地大叫,“真的比男人还狠辣——”


唐柔和叶修、方锐等人都是纯粹的战斗人员,新人罗辑和安文逸一个是搞黑客的一个是正经的队医,陈果只在基地里,而安文逸则是要陪着上战场的。至于包荣兴……


“尽量别跟他打。”叶修很认真地说。


蓝河如临大敌。


“作为队友,他不一定会坑,但作为敌人,他一定会坑死你。”


叶修伸手拿了一瓶水,掏出一盒药片吞了两颗。蓝河疑惑地看着他,叶修不在意地笑笑,“啊……每天都要吃,我也算是个药罐子了。”


蓝河顿时报以同情的眼神,叶修嘴角抽了抽,知道他这是理解错了。“别误会啊……你就当他是保健药好了。哎呀咱部队里的生活是越来越好了,都会养生了不是?听说王大眼的微草那里还天天吃中药呢,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活……”


一听叶修又开始胡扯,蓝河刷地关了灯。



叶修笑得眉眼弯弯,看着蓝河背过身去数绵羊,慢慢地阖上眼。


药……药量还是有增长的趋势。


他想起那天安文逸跟他说:


“老大,这个药你三天不吃基本就可以狗带了。切记切记。”




TBC

改文

有人反映【蓝河是蓝雨的人】,写进兴欣不太好,所以遵从原著设定,咱改一下。

蓝河还是蓝雨的人,但是要求【必须跟叶修见面】,也就是说这是上级的要求。所以借特训之由要让叶修【重视蓝河】,时间是三个月。

也就是说蓝河是蓝雨的成员,但因为某些神秘原因(简称剧情需要)在叶心脏身边待一段时间,过后还是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(咦)。

给大家带来的不便还请谅解,下次一定会注意的。

现在发上来的【查无此人(1)】,是修改过后的,如上。

现在滚去改文啦,就这样。

查无此人(01)

特警paro*

Chapter 1

 

 

 

“叶修你个大心脏!”

 

魏琛忍无可忍地丢过来一个杯子,叶修眼疾手快地接住了杯子免得它“身败名裂”,随后挑起嘴角十分不厚道地笑了笑,“别啊老魏,你这样多伤我的心呀,不是说过了像我这种实力派,完全不用担心身边多个人嘛……”

 

魏琛一拍桌子,怒道:“你是不是虎!说要调过来特训的那个人,连喻文州都不知道底细,徒有一个蓝雨的名号而已。这样的人,你还敢收?”

 

叶修慢慢悠悠地笑了,也不在乎办公室让不让抽烟,自顾自地掏出一支烟来点燃,等烟雾笼罩了视线,他才缓缓开口道:

 

“我当然知道他危险了……可是我想要的人,管这么多干什么?”

 

谈话最终以叶修被魏琛赶出去为结局结束了。

 

 

叶修,特种部队大心脏之首,祸害新兵无数,目前功大于过,所以至今没被人砍死。

 

 

叶修一年前刚从传奇部队嘉世倒腾出来,嘉世那边凳子还没冷,硬生生让他拉扯出一支兴欣,上层领导冯宪君在目瞪口呆之中莫名地就收到一个指示——希望能让原本的“叶秋”现在的叶修带一个新人。

 

当然事有蹊跷了。叶修从小就是混军营的,大学考的都是军校,虽然人有点不正经,就执行能力来看绝对是精英。即便是因为某个嫉妒心旺盛的小人踢出了嘉世,也没沦落到“带新人”的程度吧?兴欣虽然是一支新的队伍,可已经是崛起的黑马,大部分都是陪着叶修出生入死的兄弟,突然的纳新……

蓝雨不可能随便放人,只是上级指示,说至少要让蓝河见到叶修。蓝河是个新人,虽然突如其来的入队让大家有些措手不及,但蓝雨方面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,决定弄明白怎么回事。

 

冯宪君第一时间先问叶修怎么回事。一开始叶修不太想要这个新人临时到他这边来特训——人家要是回去了,在他这儿学到啥再给老东家送去啥,亏本生意嘛。只是搭着部队的顺风车去看了眼刚刚被接进蓝雨训练的蓝河,神色却难得显得认真起来。

叶修其实是个格外俊俏的人,如果能忽略掉他一针见血的垃圾话的话。脸生得白皙,眉眼端正,一双眼角有些下垂的眼睛反倒是多了几分妩媚——没办法,谁让人家彪悍呢。在嘉世之时,叶修就带领着队伍崭露头角。三年,那三年嘉世简直是叱诧风云。

 

要说怎么就“虎落平阳”了,叶修一直不愿意提及。叶修在这方面简直就是天之骄子,蓝雨前任领队魏琛退役之后反倒一改原先的不正经,在他身后站死了不动弹,兴欣也是这么壮大起来的。

 

如果说魏琛一开始还以为叶修“一叶之秋”的传说是夸大,那么在叶修不动声色地黑进了魏琛电脑之后,魏琛就彻底对这个心脏服气了。

 

在这样的阻挠之下,叶修拉扯着一队新人走到今天,当然不易。

 

 

叶修看到蓝河的时候,蓝河正在墙边盘腿打瞌睡,露出小半截白皙的胳膊和衣衫下的腰身,碎发下是格外清秀的脸。

 

“他啊,就是那个蓝河啊……”

 

“我要他。”叶修笑了笑,眼睛里却有了种格外吸引人的光芒。

 

“啊?”一旁的黄少天十脸懵逼。

 

 

 

“这个蓝河,我要了。”

 

 

 

黄少天走过去把打盹的蓝河叫醒,后者绽放出一个特别灿烂的笑容,“黄少,怎么啦?”

 

“因为组织觉得你表现良好,特批准你去给某个臭不要脸的当童养媳……”

 

“啊?”蓝河眨了眨眼。

 

“哟,你叫蓝河是吧?很好,名字不错。从今天起你跟蓝雨就毛关系没有了,是哥手下的人。放心,跟着哥走有肉吃。”叶修吊儿郎当地双手插兜,活脱脱一黑社会老大。

 
“屁,蓝河就在你那呆几个月,还是咱蓝雨家的人,等着学有所成给咱蓝雨长脸!别把蓝河轻易划到你那边啊,跟大心脏必须划清界限。”黄少天顿时炸毛,蓝河一直跟他相处不错,这一走他当然舍不得。

 

蓝河拨开额前的碎发,朝叶修看了过来。那是双怎样的眼睛啊,仿佛是月色下最宁静的湖泊。灰蓝色的眸子漂亮得仿佛是件艺术品,容易让人泥足深陷。

 

叶修眯眼打量了几秒,“不错,眼睛真漂亮。”

 

“你是谁?”

 

叶修勾起嘴角笑了笑,“我?你叫我叶哥就行。”

 

“去你的!”黄少天实在是看不下去这荼毒少年人的罪恶行径,“来来来小蓝,这是叶修,原本呢叫做叶秋,不过反正也不重要了。那什么,这几个月委屈你了,你要是在兴欣被欺负了就来找我,剑圣大大一定替你出头……”

 

蓝河笑得眉眼弯弯,一字一顿地道:

 

“叶哥……对吧?”

 

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,叶修就一把把人拉到了自己身边:“哎对了,真聪明。”

 

 

毕竟是特种部队,特训之前还是要接受体检的。就在这时,黄少天偷偷地把叶修拉出来,压低了声音道:“叶修,你真的让蓝河进你们兴欣?特训?”

 

“怎么,舍不得?不好意思来不及了,我看上的人怎么可能放回去。”

 

“滚蛋!”黄少天横眉冷对,随即又正色道:“叶修,我不信你不明白。蓝河的个人信息几乎是无,连亲属都没有,什么时候上边把蓝河编排到蓝雨里我都不知道。你怎么……对他这么上心啊?”

“而且特训这种鬼话,你也能信?”

 

叶修拍了拍窗台,“来黄少,坐着说,我这老胳膊老腿的,站不动了。”

 

黄少天没跟他贫嘴,眉头却紧蹙着。

 

“而且啊叶修,你知道吗,我们之前给蓝河体检的时候,发现他简直是个怪才……”

 

叶修懒洋洋地一躺,“是是是,就像没人能像你这样语速快垃圾话多刑讯逼供就靠说……”

 

“我是说,”黄少天忍无可忍给了叶修一拳,被准准地接住了,“他的恢复速度简直不是人你知道吗,正常人躺一个月的伤他一周就好了……”

 

叶修的神色终于严峻起来,他刚想开口,话头就被黄少天截断了。

 

 

“简直就像十年前的你一样。”

 

蓝河收拾完了自己的东西,就坐上了车。他来蓝雨不过一个月,跟大家混熟了之后就要走,几个人都还舍不得。叶修就是叶秋的身份曝光之后,听说蓝河是要跟着叶修特训去之后,那些人马上默默点了蜡烛。

 

和第一大心脏最好还是不要接触比较好。

 

 

蓝河坐上车,叶修只是饶有趣味地看着他。

 

“叶神好。”蓝河老老实实地开口。

 

“怎么,不是说叫叶哥吗?”

 

蓝河无语,他总不能说,黄少天告诉他,叶修这个人除非是要求他救命,否则永远别信他的任何一句话。

 

司机噗嗤一声乐了,却被那后视镜传递过来的叶修锐利的眼神吓到了,马上死死地闭紧了嘴巴。

 

 

 

 

“可是叶修,你知道吗,即使蓝河有这样变态的能力,他的后背却还是有一个伤痕。”

 

“那是毛细血管破裂留下的痕迹,几乎无法淡化。”

 

“有可能,是电击。”

 

 

 

TBC

查无此人.〈预告〉

“叶修……”

“现在,拿起枪,瞄准我……我的心脏。”

“三……”

“二……”

“一……”

“开枪。”

Advance Notice

叶修醒过来的时候,后背全是冷汗。他感觉自己似乎是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,而且是个噩梦。梦中他仿佛是施了个不可饶恕咒,直到现在,那种无法言说的无力感和自责仍然盘旋在他的心头。他摇了摇头,把这诡异的感觉从脑海中赶走,翻身时才发觉本应该躺在身边的人不见了。

右手边是冰冷的,显然离开了很久。叶修一骨碌爬起来,冲出门的时候才看见那个熟悉的人影一步步走过来,脚步拖沓,似乎连四肢都不协调。

“蓝……”他脱口而出,可是下一秒,他又马上噤了声。

名叫蓝河的青年,面色惨白得仿佛是个死人——实际上也差不多了。血液顺着他的眼角和嘴角滑下,他动了动嘴唇,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,叶修的视线停留在蓝河的左胸膛,子弹穿透了那里,黑色的血凝固在伤口上,像是个骇人的噩梦。

“你……”

蓝河支撑不住绵软的步伐,一头栽倒在地,灰蓝色的瞳孔中有什么光芒在消散。终于,他的睫毛颤了颤,不再说话了。

叶修颤抖着伸出手,后脑勺如遭重击,他视线中猛然一黑,意识的最后,是蓝河惨白的脸。


“啊……”

“又做梦了……”

叶修挣扎着翻身起来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果然是我杀了他。”




放个预告……